Baby JJ

孔诗雨-FAKETO:

儿童节自黑--生在摄影师之家是怎样的一番体验

这十几年前的照片来自亲爱的妈咪和爷爷,里面的宝宝是我。他们有意的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拍下这些照片,我本人看到也是感动满满。

所以是怎样的一番体验呢?印象深刻的其实是对摄影的天然抗拒--亲眼目睹亲身经历了家人的辛苦。家人在出外景的时候带着小小的我。入深林要选没有路的,上高山要挑最险峻的。甚至有时候为了凸显山的高大瀑布的雄伟而被要求站在悬崖的边边边上…于是生生被吓哭被吓出了恐高。更别提那些奇形怪状蠕动着的大虫子…(我怎么写着写着就成了小宝宝的口吻…)还有我那时候画画,绘画培养的精细的眼碰上根本没有摄影技术的菜鸟的我,产生了“相机不如眼”的想法。(其实就是我那时候根本不会拍,也不学就在旁边玩小花小草于是多年后我第一组被家人夸的摄影是拍花草的微距…笑)还有就是,其实家人做老师会不会没有敬畏感,(于是我没有在学)对我就是浪费了这么年资源…

但妈咪在暗房里的红色身影,挂在墙上的爷爷的巨幅作品,工作室里全部的胶卷盒都被批准成了独家玩具。长得像宇航员的测光表,被小憩时用作毯子的各色背景布。被我扭来扭去的反光板。像放现金的内部放置仔细地按照相机形状切割的海绵的相机箱。这一切的一切,终于在我远走它乡,在异国的街头想起。

终于在离开了家人时,举起相机。

从家里得得到了什么帮助呢?他们买给我相机算吗?嗯就是比较支持吧。我发去的片子,大家会一起讨论,或是在电话打通的前几秒开心的说这张片子不错。(被夸是少数情况)会在我扫街到很晚的时候讲句,宝贝辛苦了。但凡有一点点很小很小的收获,会比你更开心这所有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吧。余一点,在我讲不出片的时候,说,难道你想每次出门就能拍到片吗。说的也是_笑。

关于宝宝的片子,家人有意识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留下一批照片。数量算多。抓拍为主。直到自己开始拍片,才发现,原来家人在对我按下了多少次快门,这个…和他们平时讲的节省快门不符吧…笑。还有其实我小时候拿着他们的莱卡哈苏…瞎拍都没人阻止我吗会哈哈哈。所以很多事情其实是过后才体会的到珍惜吧…

顺便我想做回孩子啊啊啊。

妈咪爸爸爷爷我爱你们。